專題報導

傑出系友專訪-全心投入專業 挑戰跨領域工作

受訪者:馬萬鈞學長(2011年第七屆傑出系友)

訪問者:林尚儒

編輯者:范相惠

 

  時間拉回到三十年前,民國70年,當時航太發展正旺,第一架太空梭哥倫比亞號,正追隨著不久前發射的航海家一、二號邁向未知的太空,第一架隱形戰機也在同年升空。

 

單純的求學生活

 

  那是個單純的年代,也是個準備邁向多元的年代(不久之後,形形色色的國際企業進駐台灣);那是個發展穩健的年代(各種重大基礎建設完工),也是個蒸蒸日上的年代(一切事物都向正面發展)。

 

  當時的成大沒有高樓、育樂街只是一條小巷,放眼望去只有一條長長的大學路旁幾叢零星的建築。而這一趟旅程,就從這裡開始。

 

  馬學長說:「你問我當時為什麼會選擇航空系?那時我是因為航空是我從小的志願所以進來的,當時的成大航空系畢業後也沒有太多工作選擇,所以我就進了中科院工作。讀書的時候沒有太多娛樂,只好乖乖念書。」簡短的幾句話,就這樣帶過了四年的大學生活。

 

  馬學長說:「很無聊吧?我們最大的娛樂只有出去打打球、烤烤肉,有些人會交個女朋友去散散步,但也是因為這種單純的生活,我們的基礎比你們穩的多,現在的年輕人啊.......」

 

  聽到這句話的同時,我的防衛機制被啟動,以往與前輩聊天,出現「現在的年輕人」這句話時,他們便是要提醒我們的種種不足。

 

  馬學長卻意外的接著說:「每個年代有每個年代不同的做法,我很喜歡找一些年輕人在我手下工作,他們總是會靈活的找到許多更快的方式去解決問題。」話鋒一轉,聊到了不同世代的差異。

 

  馬學長說:「我告訴你一個故事,人的眼睛能看得的電磁波頻譜,就是可見光這一段,之所以如此,是因為人的眼睛就是在可見光的環境下,演化出來的。」我思考著學長說這個故事的目的是什麼。

 

  馬學長接著又說:「我想說的是,眼睛的構造與性能,是在特定環境下最適合的。我們最後的樣子,絕對都是最適合那個年代的生活方式。就像你們的基本基礎,可能沒有我們那麼扎實,但你們的靈活度,是我們比不上的。如果把你們丟到我那個年代,可能兩天就休學了;把我們放到你們這個年代,也絕對適應不良。不管是那一個世代的年輕人,培養出來的人格特質,絕對是最適合那個年代的,這就是演化,没有那一代更好或更不好的問題。」

 

  聽到這裡,我非常感動,以往與前輩聊天到最後,前輩總會轉為訓斥的語氣,鮮少遇見正面看待當代年輕人的前輩。

 

豐富的工作經驗

 

  馬學長說:「大學畢業,我選擇了穩健的路。當完兵之後,我進了中科院,邊工作邊進修,先後透過中科院的資源,就讀中央大學機械所、清華大學動機所,並取得博士學位。透過職場提供的資源進修,其實有一個重點:你是不是隨時都準備好了?如果今天長官告知你有出國進修的機會,你有已經考好的托福成績嗎?如果你當下才要去考,那就謝謝再聯絡了。另外,無論哪一行一開始入行做的都是基礎的工作,在工程領域,例如一個現象的分析,或者只跑一組DATA,做一些雜務等。但隨著接觸越廣,漸漸的就會被指派一些責任較大的任務,漸漸的要與人合作,漸漸的要碰觸一些與自己領域不同的東西。」

 

  我接著問:「那依學長經驗,在學校學習是專精的好,還是跨領域來的好?」

 

  馬學長答:「其實兩種是一樣的,都是為了解決問題,但是在工程方面建議還是專精。我從航空系畢業、在中央讀機械所、清大讀動機所,都是熱流方面的,也因為如此,在工作上才有著力點;處理更大的問題時,才有跨領域的機會與能力。像我剛剛講的,從基層開始,越做越大,範圍越廣時,需要跨部門合作。例如你手機裡面,有很多像主機板、螢幕、電池等專業零組件,但要把這些結合起來,變成一件高價商品,需要的是跨領域的能力。這就是所謂系統工程,怎麼整合,怎麼協調,這些都是以後會學到的。但我現在建議你們專精在自己的領域上,以後進入體系才有著力點。」

 

給新鮮人的建議

 

  我接著問:「學長,我們接下來都是準備進入職場的新鮮人,請問在職場上有什麼建議呢?」

 

  馬學長答:「最重要的有兩點:一是千萬不要輕易討厭任何人,即使看這個人怎麼不順眼,但是他一定有優點,往他的優點看,越看會覺得這傢伙其實還不錯。世界上有99%的人其實不是壞人,但要是真的不幸遇到那1%,那就只好避著了。會這樣建議有幾個原因,一是讓自己好過,如果你能選擇心情好或者心情不好過生活,這個答案很明顯吧!另外是如果你不討厭人,基本上你的人緣不會太差,在這個需要高度合作的領域與世界,要完成一些更大的項目會更有機會,要認清自己不是全知、全能,而缺少的,往往就在你討厭的人手上,所以要怎麼做?先去交個朋友吧!」

 

 「那第二點呢?」我好奇的問。

 

  馬學長答:「第二點有些陳腔濫調,老生常談,你父母與師長一定都說過,就是全心全意的去投入你正在做的事。因為這個年代遇到的問題,不是三心二意可以解決的,有些甚至已經投入200%的心力,成功卻還在前頭一點點,全心全意投入自己正在做的事,這是我給學弟妹最大的建議。我就是這樣子面對每一件工作的。記住,你一點都不特別,沒有誰是天緃英才,穩穩的盡力去做,走到最後或許不是家財萬貫,或許不是一切美滿,但回頭看看,自己走了一條正直的人生、盡力的人生,似乎也沒有遺憾。所以,我要給你們的建議,就是做個正派、有自尊、努力以赴的人,將來回頭來時路,雖然不一定滿分,但至少俯仰無愧。

 

專業以外的能力

 

 最後,我們聊到有關工程計畫時會遇到的問題,還有我們的這塊土地。

 

 馬學長說:「我們遇到的最大的問題就是錢,沒有錢什麼都做不了,其實當個工程師說服能力也很重要,你要去讓你的股東支持你的計畫,要讓國家願意撥預算給你,這需要的不是專業能力,而是要把你的專業推銷出去(總不可能解微分方程給管預算的人看吧!)另外,說到台灣的研發工作,其實,我們有世界一流的人才,教育不輸給其他國家,但現在似乎少了共同的大目標。舉個例子,我們以前的那個年代很單純,愛國是共同目標,愛中華民國,一起做IDF、參加十大建設,所有學工程的上下一心;但現在似乎沒有那麼萬眾一心的偉大目標,這一點是我們這一代的責任,我們應該要讓年輕人有一個目標往前走。」

 

 最終,我想再次強調,學長所說的一句話:「全心全意投入你正在做的事,做一個自尊自重、俯仰無愧的人。」

2015/7/31 上午 08:28:44 發布
COPYRIGHT @ 20080 DEPARTMENT OF AERONAUTICS AND ASTRONAUTCS NCKU LIMITED,ALL RIGHTS RESERED
701 台南市大學路一號國立成功大學 TEL\(06)-275-7575#63600